本文由沈工原创,经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图源网络,侵删。

原创连载古风耽美——匪语禅声(完)

龙泉寺被大火包围,从栖霞镇望去,滚滚浓烟从山顶冒出,火光冲天,在雪夜里竟染红了几片云彩。

大殿已经塌了一半,经幔在嚣张的火苗里翻飞,房梁歪斜地倒在一旁,只有金色的大佛像笑意不减,佛像之下,江匪伸直一只中弹的腿,一只腿弯起,手臂搭在上面。

他听到山下的枪声如同新年的鞭炮噼里啪啦,却最终归于沉寂。江匪拿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尝到一丝腥味,两撇眉毛竖着,彪悍的目光里喷薄出自己猎猎匪意。

顺着他的目光而去,一人身着军装,金黄色的头发和粉白色皮肤彰显着自己的身份。

他从腰间拔出精致的黑色手枪,瞄准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

枪响的那一刻,江匪感觉到一股灼热穿透过自己的胸膛,一吸之间,仿佛心间千根神经被牵扯着疼痛,而后,感觉到温暖的热意从胸膛的伤口滚滚流出。

他勉强睁开双眼,眼前却是慧静干净而沉着的面庞,他的手里,却握着江湖失传已久的龙泉宝剑,鲜红的血液顺着剑锋滴在地上,旁边躺着的人,喉间绽开了一朵鲜红的花。

“快走……”江匪仿佛用尽全身的气力,从齿间艰难挤出二字。

慧静皱着眉摇头,往前挪了几步走到江匪身边,弯下腰,放下手中的剑,盘腿坐在地上,把江匪抱起。

大殿的前部轰然倒塌,唯一出口被碎瓦石砖堵得严严实实。

慧静天青色的裟衣,被江匪的血染成黑色。在人生的终点,江匪在慧静的眼里,读出了不着痕迹的心疼。

他想,死亡的时候,可望而不可得的,原来会以幻觉的方式实现。

就算是幻觉,也很好。

仰头间,江匪恰好对上佛祖的半阖双眸,那年他便是在这尊佛像下许下心愿,他不知慧静为何来到龙泉寺,又是为何出家,只听住持说,为心魔所困的人,终其一生,都活在与自己的战斗之中。

从那之后,他便常常跪在佛祖面前,祈求慧静不再为十年心魔所困。

而如今因自己让他动了杀戒,只怕慧静心魔已成,再难除去。

慧静把江匪的头埋在胸口,感受他的生息逐渐变弱直至消逝。

他本该是无爱恨痴嗔之人,此刻却忽然新生怨念,龙泉寺避世隐居诵经十年求眼前此人医生圆满切勿相思错付不可相思之人,不够吗。佛祖无情,竟让他的人生了结在这残垣断壁中。

原本那些孩子口中的传说,都是假的。

冬日的栖霞镇,大雪忽然而至,洗刷净落凤山战火的痕迹,龙泉寺早已成了一堆废墟,而废墟之中,那尊佛像却屹立不倒,佛像之下,两具相拥的尸体,被大雪染白了头。

栖霞镇再不是那浪客游子的容身之所,落凤山上再无那牛鬼蛇神的山匪,龙泉寺里再无那有求必应的菩萨。

本文由沈工原创,经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图源网络,侵删。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会员所上传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