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法则,魔族拜月教的护法裘庆生在临死之时,也曾有过这样的说法,正是因为蕴藏了极为玄妙的法则,才能在施展‘力’字符文之时,强行调用玉虚真人还那白衣女子气海之中的灵力,瞬间爆发,将魔族两大高手震碎碎屑,这件事情欧冶子没问,陈燃就没有主动提起,他只是疑惑的问道:“天道法则是什么法则,可曾有功法传于世间?”

欧冶子摇头说道:“天道法则浩渺难寻,我只是勉强摸到门槛,能够感应到其中的气息而已,即便是真仙境大能,也不可能将其完整书写下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其中的玄妙可想而知,而你的无字书却有可能做到这一点,只不过你现在修为太低,别说是天道法则,就连最基本的五行灵力都难以驾驭,还是别把心思放得太重,以免走火入魔,一切顺其自然吧!”

“那师父可曾知道,什么地方出现过这些神秘符文?弟子前去探寻一番,说不定会有收获。”陈燃想要追索那几块小石头的来源,将其拿到了欧冶子的面前,上面的纹路已经消失,看起来跟寻常的石头并没有什么区别。

欧冶子凝视良久,微微摇头说道:“这几块石头的来历我也看不透,不过天道符文绝不会只是凝聚于小小的石头之上,飞禽走兽,林木花草,山川河流,天地万物的存在都与天道相合,风云变幻,四季交替无一不受天道规则的影响,等你境界提升之后,自然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这些虚无缥缈,玄而又玄的修炼之道,对于陈燃而言,太过晦涩难懂,只听得云山雾绕,头疼欲裂,强行探究,只怕真有走火入魔的风险,干脆将这一切抛诸脑后,诚心请教道:“师父,那依您之见,徒儿该如何继续修行?”

“这个简单,磨皮锻骨,易筋伐髓,将你自己的身体打造成本命法宝,肉身成圣,以武证道。你小子够狠,对自己够狠,有这一点,就足够了。”欧冶子拂了拂胡须,轻描淡写的说道。

云霄界传承万年,武道修真界,惊才绝艳之辈犹如过江之鲫,不胜枚举,但是真正修炼到真、仙之境的修士却是少之又少,其中有一个极为深刻的道理,修真,修到最后是修心,如果没有坚韧不屈,永不放弃的顽强意志,在面临瓶颈之时,迟迟难以突破,很容易心浮气躁,意志消沉,甚至是走火入魔。

近百年来,魔族势力日渐庞大,正是因为世家宗门的影响力太过巨大,那些所谓的精英弟子,从小就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修炼资源,从灵徒到先天,从先天到后天,一路都是顺风顺水,扶摇直上,一旦遇到挫折,心智动摇,非常容易迷失自我。

而这些精英弟子一旦迷失自我,就会坠入魔道,嗜杀成性,堕落放纵,在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欧冶子迟迟不愿收徒正是看清了这一点。

陈燃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郑重说道:“师父,弟子出身寒微,父母双亡,如荒野浮萍,无依无靠,承蒙师父看中,收入门下,从今以后,定当潜心修炼,不负师父的期望。”

“呸……你小子别跟我来这一套,修炼是为了你自己,可不是为了我这个糟老头子,跟着我以后有吃不完的苦头,到时候你别哭爹喊娘就行。”欧冶子将陈燃拉起来,口气虽然很强硬,但眼中却有掩饰不住的喜爱,能够将自己毕生所学传承下去,对他而言,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而且他醉心修炼,终身未娶,现在身边多了这么一个徒弟,后继有人,心里自然高兴。

不过这种喜爱很快就变成了折磨,欧冶子开始为陈燃量身打造了一套修炼之法,口口声声要将他的身体锻造成真正的法宝,那小小的铁块从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打磨,更何况是陈燃的血肉之躯,至少也要花费三年的时间,才能将基础打牢。

磨皮锻骨,是炼体的第一步,也是最为煎熬的时刻,白天,陈燃将自己的身躯放在烈火之上炙烤,提高承受力,晚上,则用欧冶子调制的药汤泡澡,修复白天炙烤造成的伤势,这是一个非常煎熬的过程,白天在烈火舔舐之下,身体濒临龟裂的边缘,剧痛钻心,到了晚上,药力渗入,奇痒无比,两种极致的痛苦不断交替,以陈燃如此坚毅的性格,也不得不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之声,把一旁观望的小炎吓得毛发真立,抓耳挠腮,想要上前帮忙,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这还只是磨皮,等到陈燃的承受力有所提升之后,欧冶子开始传授他独特的吐纳之法,可以将烈火之中精纯的烈火灵力提炼出来,引入体内,开始锻骨,那种滋味只能用销魂来形容了,看似无形的烈火灵力,拥有着恐怖的高温。

第一次尝试之时,陈燃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融化了,人体之中有二百零六块骨骼,每一块都不能放过,从最开始的指骨,再到四肢,最后是胸骨。

那是最为凶险的时刻,心室要害无比脆弱,一旦被烈火灵力侵蚀,必死无疑,陈燃精神高度集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那可红彤彤的心脏在烈火灵力穿透之时,砰砰直跳,差一点就从胸口蹦了出来,幸好欧冶子及时出手,将那股灵力镇压,才能逃过一劫。

除了淬体之外,欧冶子还传给陈燃两套拳法,不仅可以帮助他炼体,更能提升战力,用欧冶子的话说,以后出去了,别给他丢人现眼。

不过在传授武技之时,欧冶子并没有做过多的讲解,而是注重培养陈燃自己的参悟能力,也许他将自己的经验、技巧毫无保留的传授给陈燃,能学得更快,少走许多弯路,但是这样一路,就局限了陈燃的想象力和探索能力,对以后参悟天道法则,形成一道无形的桎梏。

第三十六章 三昧真火

天罡拳,云霄界流传比较久远的武技,拳势刚猛,以攻为守,跟魔猿拳有几分相似,但是其进攻之精妙,防守之严密,比起魔猿拳要高明的多,每一招,每一式,都历经数千年的打磨,基本上是无懈可击。

这是陈燃接触到的第一种武技,欧冶子只是完整的演练了一遍,他就已经记住了步伐、身段、出拳的轨迹,再结合秘笈中记载的灵力运转要诀,短短三天,已经颇具雏形,一套拳法打下来,劲风鼓舞,酣畅淋漓,即便是欧冶子这样的大师,也连连点头。

陈燃对于武技的参悟,比起秦火、陆天琪这些顶级天才也不遑多让,没有了本命法宝的束缚,他反而能将全部精力集中到武技之上,修炼到第十五天的时候,他创造性的将天罡拳与魔猿拳融为一体,最强一击足以爆发五倍以上的战力,如果在配合‘力’字发诀,就可以达到八倍以上的战力,这种成效,已经非常罕见了。

欧冶子没有把太多的精力放在教导陈燃的修炼之上,而是醉心于调制药汤,让陈燃的皮肉、骨骼更加坚韧,口口声声念叨着要把他的身体打造成此生最满意的作品。

这只可怜的小白鼠,天天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欲仙欲死,不过成效也非常显著,经过将近三个月的磨砺,寻常的烈火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把拳头伸进熊熊燃烧的烈火之中,即便是不调用灵力防御,也不会有丝毫的损伤。

“嗯……已经有所小成了,现在该用真火锻造了。”欧冶子看着烈火之中毫无损伤的拳头,满意的点了点头。

陈燃收回拳头,疑惑的问道:“师父,这真火是什么?难道比着熊熊燃烧的大火还要厉害?”

“无知小儿,你来试试这个!”欧冶子伸出那干瘦的手掌,指尖燃起一簇细微的火苗,迎风摇摆,呈淡淡的金色,看起来并无什么不寻常之处,陈燃把拳头放上去,不过呼吸之间,肌肤迅速龟裂,烧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创口。

“这是什么火,怎么这么厉害?”陈燃赶紧把拳头收回来,跳着脚问道。

欧冶子弹了弹指尖的小火苗,摇头晃脑的解释道:“心者君火,亦称神火也,其名曰上昧;肾者臣火,亦称精火也,其名曰中昧;膀胱,即脐下气海者,民火也,其名曰下昧。 下昧民火,中昧精火,上昧神火,此所谓三昧真火,师父这簇火苗便是中昧精火,你小子想要将身体锻造成法宝,至少要经得起精火焚烧,若想要将身体打造成神器,就要经过神火提炼,明白了吗?”

“那天入学比武之时,秦火曾施祭出九道灿若实质的火焰,犹如九道金龙,是不是就是中昧精火?”陈燃若有所思,追问道。

“不错,火灵之体可以算的上是浴火而生,天生与火之灵有亲近之感,不过年纪轻轻就能驾驭中昧精火,那资质的确是世所罕见。”欧冶子点了点头,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欣赏和赞叹,他原本还是挺中意秦火,可秦火没有看上他,也只有欣赏而已了。

陈燃心里更是无比震惊,两人年纪相仿,可秦火可以驾驭中昧精火,而他仅仅是碰了一下,就被烧伤,要是那天跟他对战的是自己,那只怕早就化为一堆劫灰了。

“怎么才能修炼出精火呢?”陈燃没有气馁,只要有路可走,他就奋起直追,终有一天,能与秦火这样的天才并肩而立,不分伯仲。

“精火非自然之火,而是自修士体内凝聚而成,师父先传你一套心法,自行参悟,有什么不解之处,再来问我便是。”欧冶子掏出一块玉珏,直接扔给了陈燃。

武技、心法,在青云宗都是极为重要的修炼资源,只有被宗门列为重点培养的弟子,才有资格参悟,而在青云学院,更是极难见到,因为并不是所有青云学院的学员,都会在学成以后加入青云宗,有些世家弟子会选择回到家族之中,如果教授了武技、心法,那他们就会将其带回自己的家族之中,常此以往,青云宗的影响力必然会被削弱。

不过这一切规矩在欧冶子这里,完全形同虚设,别说青云学院的院长司马恭茹不敢惹他,即便是青云宗的宗主,见到他也会礼让三分,如此超然的身份,自然不会把这些武技、心法看在眼里,只要他觉得适合陈燃修炼,就直接扔了过去,毫无顾忌。

玉珏握在手中,发出淡淡的热力,神识探查,很多小字就浮现在了神识之海,陈燃按照玉珏的指引,开始徐徐运转灵力,有了吸取烈火灵力的经验,对于淬炼真火,并不是特别陌生。

心法只是指引,参悟才是关键,在灵力运转一周天之后,他尝试着取火,灵力汇集于指尖,却是连根毛都没有看到,更别说是小火苗了。

三天……五天……十天……

时间飞速流逝,陈燃却依旧无法萃取出精火,不由得有些气馁,跑到木屋之中,找到欧冶子询问道:“师父,我尝试了这么多天,却是连一丝精火都未曾浮现,是不是我根本不适合修炼烈火属性的灵力,您还有别的功法可以传给我吗?”

“武道修真,本就是逆天改命,根本就没有适合与否,而在于后天参悟,你想要肉身成圣,以武证道,这是必经之路,没有选择。”欧冶子摇头说道。

“弟子明白了,那我这就去继续参悟。”陈燃站起身来,准备继续努力。

欧冶子却挥手说道:“不急于一时,你上山已经有段时间了,今日不必再修炼,下山散散心去吧!”

“师父,你该不会是放弃我了吧?”陈燃大惊失色,生怕老头子这是在下逐客令,他好不容易有个导师,可真不想失去,所以修炼极为勤奋刻苦,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欧冶子瞪着眼睛,骂道:“呸……你小子浪费了这么多灵丹妙药,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吗?下山四处转转,最多三天的时间,然后回来继续修炼,记住了吗?”

第三十七章 狗男女

陈燃看着欧冶子吹胡子瞪眼发脾气的模样,心里才踏实下来,这个师父虽然脾气古怪,但是对他是真的关心,这份关心,对于自幼孤苦,又刚刚经历了巨变的陈燃来说,实在是太过珍贵。

“欲速则不达,这小子天资不错,就是太心急了。”欧冶子看着陈燃远去的背影,低声自语道。

欧冶子之所以让陈燃下山,是因为陈燃现在到了一个瓶颈期,这种瓶颈期最难以突破,稍有不慎,就会形成执念,终身难以解脱,很多时候,修士想要突破瓶颈期,都是通过闭关静坐,隔绝外界的一切干扰,用心参悟,但是陈燃不同。

他太过勤奋,太渴望变得强大,不肯浪费一点时间,自从踏足这座山峰,就没有片刻懈怠,武道修真,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种肯吃苦,能坚持的品质,最为难得。

但人力之限,不是朝夕之间能够改变,太过心切,反而会透支,体能、思维都是如此,急于突破,急于成长,反而会寸步难行,正因为如此,欧冶子才将他赶下山去了。

这个道理,陈燃隐约猜到了,既然师父让他下山,那就干脆放下一切,暂时将自己放空,没有了思想上的负担,这才发现看似荒凉的山峰也别有一番景致。

林木葱郁,青翠欲滴,野花盛开,暗香袭来,这座山峰之上的每一处都顺其自然生长,看起来有些杂乱无序,却又有一种轻松自在的感觉,行走其中,花香怡人,非常的惬意。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小炎兴奋异常,从路边的树上来回跳跃,惊起无数的飞鸟,彻底打破了清晨的寂静,给这座孤立的山峰带来了几分活力。

在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小炎成长的很快,已经有将近一米来高,身形魁梧,毛发油亮,依稀有了黑魔猿的影子。

这家伙跟着陈燃,也算是欧冶子的半个弟子,白天陪着陈燃练拳,晚上陪着它一起泡澡,还吃了不少灵丹妙药,再加上坚持呼吸吐纳,积蓄灵力,若以人类修士来评判,修为至少达到了灵徒境的第五重,行动敏捷,来去如风。

陈燃先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中,对亏了那枚‘青云令’,让苏元甲给他安排了这么好的住处,可自从上山之后,就再也没有享受过。

“咦……都半年没人住了,怎么一点灰尘都看不到?不对……这里好像一直有人居住,难道他们已经把这小院分给其他人了?”陈燃四处打量了一番,只见窗明几亮,纤尘不染,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少女特有的馨香,淡雅如菊,赶紧从房间里退了出来,要是犯了跟小炎同样的错误,那罪过可就大了。

“陈燃,真的是你,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还舍得回来呀!”陈燃正在疑惑之时,院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很快一道火红的声影冲了进来,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纯真可爱,正是秦家大小姐秦牧月。

“吱吱……吱吱……”小炎见到秦牧月进来,立刻冲了上去,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搭在秦牧月的肩头,直接跳进了她的怀里,亲昵异常。

“哎呀……这山上的伙食这么好,姐姐都快抱不动了。”秦牧月把小炎放在石桌上,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感叹道,这个身高已经跟她相差无几的大家伙吊在自己脖子上,连呼吸都有些费劲。

陈燃笑着说道:“不是伙食好,而是这家伙太能吃了。小月,半年不见,你一切可好?”

“好,本小姐好的很,不用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在这里假惺惺的关心。”秦牧月撅着小嘴,气鼓鼓的说道。

“我可不是没良心,只不过是笨鸟先飞,不敢耽误修行而已。对了,我这小院是不是已经分配给其他人住了,若是那样,我们再呆在这里,只怕是不合适吧!”陈燃知道她有些生气,不过秦火曾经明确告知他不要有非分之想,更何况他现在没有心思花在男女之情上,两人之间也不宜走的太过亲近。

秦牧月俏脸微红,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不过本小姐看你院子空着有些可惜,偶尔过来小住而已。”

“啊!你还真是心大,就不怕有人传闲话?”陈燃总算是明白了秦火的担忧,这小丫头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在青云学院之中居然还鸠占鹊巢,把自己的小院给霸占了,不顾学校的规矩不说,更不顾忌自己的名声,要知道这个住处太过特殊,已经有不少人知道分给陈燃居住了,她这么大喇喇的睡在这里,真不知道那些学员会编造出什么离奇香艳的故事。

“怕什么?本小姐都不怕,你还怕吗?”秦牧月琼鼻微微扬起,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还真有点怕,你哥在哪里?现在就带我去见他。”陈燃苦笑道,这件事情必须当面跟秦火解释清楚,否则这个天才误以为自己把他妹妹给诱骗了,一道精火就能把陈燃烧的连渣渣都不剩,太可怕了。

秦牧月本来不情愿,可见陈燃不是在开玩笑,只好答应了,两人一同走出小院,往秦火日常修炼的演武场走起,刚刚转过一个墙角,就发现了令人面红耳赤的一幕。

武道修真者,清心寡欲,追求真我,极少被情欲所束缚,可这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正在忘我的激吻,那旁若无人的样子,别说是在青云学院,即便是在天墉城,也极为少见。

“呦,还都是熟人。”陈燃定睛一看,这两个人居然是望北城的顾远航和天墉城的姚巧曼,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凑到了一起。

“狗男女!”秦牧月小声嘀咕道,对这两个人显得格外厌恶。

可顾远航原本就有些胆战心惊,耳朵竖的老高,秦牧月声音虽然很轻,还是被他给听到了,如同受惊的兔子,吓得半死,立马将怀里的姚巧曼推开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会员所上传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