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华语流行音乐有着前所未有的繁荣,用经典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种盛况了,在这些足以传世的华语音乐中,改编的日语歌曲占了相当一部分比重。

彼时有这么一个说法,日本女歌手中岛美雪养活了半个华语乐坛,剩下的日本歌手,养活了剩下的半个华语乐坛,这个说法当然是比较夸张的。

但是不可否认,华语歌曲受日语流行歌曲的影响非常大,很多华语乐坛大佬,在出道时,就是靠着翻唱改编的日语歌曲,才得以在竞争激烈的华语乐坛中成功上位。

今天我们就盘点一下,华语乐坛中流行较广的十首日语歌曲改编成华语流行乐曲:

第一首,张国荣的风继续吹,收录于张国荣1983年5月1日发行的同名专辑《风继续吹》中,这首歌也是电影《纵横四海》的主题曲,这首歌是1982年,有郑国江重新填词,改编于山口百惠的《再见另一方》。

这首再见另一方,是山口百惠嫁给三浦友和,对,就是那个贴着面膜泡澡的黑社会老大,这首歌是山口百惠告别娱乐圈的告别之作,山口百惠用这首歌向所有的影迷以及歌迷做了一个告别,同时向自己的爱人三浦友和展示自己褪去铅华,愿意回归到家庭的决心。

第二首,漫步人生路,本曲同样发行于1983年,由郑国江重新填词,改编于中岛美雪的《习惯孤独》,虽然两首曲子的曲调一致,但是两首歌曲表达的意境,已经完全是两回事了。

第三首,张国荣的monica,本歌发行于1984年,张国荣凭此曲获得了十大中文金曲,以及十大劲歌金曲奖,该曲一改华语流行乐坛的风格,以一种劲歌热舞的风貌,让华语乐坛的风格都受到了影响,也正因为此,这首改编自日本歌手吉川晃司的同名歌曲monica,在第22届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上获得20世纪百年十大金曲奖。

第四首,让我欢喜让我忧,让我欢喜让我忧,是周华健发行于1991年的同名专辑主打歌,该歌曲改编自日本组合恰克与飞鸟的《男と女》,周华健特有的嗓音,有别于日语歌曲的婉转,李宗盛曾说,周华健用特有的工笔型唱腔,将中文唱腔的诚意表象的十分完美,其中更是以这首让我欢喜让我忧为最。

第五首,花心,花心发行于1993年,是同名专辑的主打歌曲,本歌改编于冲绳民谣,原曲是日本作曲家喜纳昌吉为日本电影《山丹之塔》谱写的主题曲,后由台湾作曲家历曼婷根据原曲谱写了歌词,歌曲以花喻人,明着表达了对花的留恋、珍稀、爱恋,希望与花同行,其实则是表达了对爱人的爱慕,虽然是流行歌曲,但是非常契合中国的传统文化内涵。

第六首,容易受伤的女人,王菲赴美学习音乐回国之后,在1992年推出了自己的第四张专辑,该专辑中的一首《容易受伤的女人》短时间内就红遍港澳台,本曲改编自中岛美雪的《口红》,由潘源良重新填词,一经推出,就在各大电台、电视台成为出镜频率最高的歌曲,王菲也凭此曲,一举跃入香港一线女歌手的行列,而这首歌曲,也让王菲的灵歌唱腔,真正的给港澳台以及大陆歌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七首,《夕阳之歌》,说起夕阳之歌,其名气相较于孪生姐妹《千千阙歌》似乎略逊一筹,本曲由梅艳芳发表于1989年,是电影《英雄本色3:夕阳之歌》的主题曲,本曲改编于日本歌手近藤真言的同名歌曲,因为本曲当时由两位香港一线女歌手同时改编翻唱,而且都成为了华语经典,所以本曲也算是另一种乐坛传奇吧。

第八首,飘雪,飘雪发行于1992年,是陈慧娴的另一首经典代表作,本曲改编于日本南天群星乐团键盘手原由子的《花开的旅途》,原曲的词曲都由歌手原由子的丈夫桑田圭佑所做。陈慧娴因1989年第七届TVB十大劲歌金曲奖颁奖晚会上,《千千阙歌》不敌《夕阳之歌》,于是赴美进修,在学习之余,低调返港录制了这首飘雪,因为陈慧娴在美国读书的城市别名叫做雪城,所以才有了飘雪这个歌曲名称。

第九首,盛夏的果实,盛夏的果实是香港歌手莫文蔚在2000年发行的歌曲,本曲改编自日本女歌手UA的《水色》,莫文蔚用图特的嗓音和简单的叙事风格的歌词,让我们在欣赏美妙歌曲的同时,也多了几分对爱情的思索。

第十首,很爱很爱你 奶茶刘若英的歌曲,嗓音甜而不腻,歌曲中对爱情的渴望,让人感慨之余,会多几分怜悯,这首很爱很爱你,更是奶茶的代表作之一,本曲发行于1998年,改编于日本歌手玉城千春的《长い间》,刘若英的另一首经典代表作《后来》,也是改编于这位日本歌手。

如果喜欢请点个关注鼓励一下作者,如果点赞的朋友比较多,我会继续做这个系列,谢谢观看,我们下期再见。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会员所上传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