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世界最著名的多沙河流,水沙年内分布不均,含沙量主要取决于水库的运行。在水库蓄水期,干流水质较为清澈;在水库排水期,排沙孔输出大量泥沙,干流水质变得浑浊。

在小浪底水库调水调沙期间,黄河中下游的含沙量可达50~90kg/m3,此时最容易发生“流鱼”现象。

在“流鱼”期间,河水的溶解氧含量降到1~2mg/L,大部分鱼类都会因缺氧而窒息,细小的泥沙粒径也会粘附在鱼类的鳃丝表面,导致呼吸不畅。水流的冲击更能带来直接性的伤害,断头缺尾的黄河野鱼并不少见。

小浪底水库为什么一年一调沙?

今年6月下旬,黄委正式开启了本年度的调水调沙,小浪底水库首日以2600m3/s的流量下泄,而在整个调沙期间,最大下泄流量还将达到4500m3/s的量级。

调水调沙的场面有多壮观?足以用气势恢弘来形容!排沙现场形成了三条气势磅礴的“黄龙飞瀑”,黄河水夹杂着高浓度的泥沙倾泻直下,坝下出现大规模的黄色烟雾,响声震耳欲聋,场面极为震撼。

2022年7月4日,小浪底出现“黄龙飞瀑”

在被黄河巨瀑折服的同时,有些游客却表示不解:小浪底水库为什么要泄洪排沙呢?

这还要从黄河的“特殊性”说起。黄河经受了黄土高原的熏染,黄土层结构特殊,土质疏松,颗粒孔隙度大,遇水很容易溶解,由此产生了严重的水土流失。据统计,每年都有上亿吨黄土泥沙被河水冲刷溶蚀,边坡掏蚀现象严重。

但另一方面,黄河的天然输沙能力却很有限。黄河是全国最缺水的河流之一,多年平均径流量只有580亿m3,不到长江的1/10。再从地势来看,黄河中下游的地形趋于平缓,河道落差小,水流的动能低,因此搬运泥沙的能力也低,大量的泥沙便淤积在黄河中下游的河道中。

为减轻黄河的泥沙隐患,我国总结出了“拦、排、调、放、挖”的综合治沙策略,基本稳住了黄河河势。其中,“调”指的就是调水调沙,承担这一任务的关键枢纽正是小浪底水库。

小浪底水库是黄河干流的最后一座梯级枢纽,总库容达126.5亿m3,控制着90%以上的黄河径流,治沙地位极为重要。和其他策略相比,调水调沙具有天然的优势,能借黄河水顺势冲沙,排沙减淤效率高,人力成本低,而且效果颇为显著。

从2002年以来,我国已连续调沙20年,黄河的“沙患”已经大幅降低。首先,干流的泥沙淤积形态不断优化,黄河运行形势稳定;其次,中下游河槽整体下切了2.6米,应对大洪水的能力显著提高;最后,黄河三角洲的生态补水也得到了兼顾,这些都是调水调沙的巨大贡献。

调水调沙引发的黄河“生态病”

凡事都有两面性,调水调沙也不例外,黄河的生态也受到了影响,主要表现为:渔业资源和水生环境的巨变。

最近这段时间,小浪底水库三个排沙洞、一个明流渠均处于敞泄状态,由此引发的黄河“流鱼”现象获得了社会关注。在小浪底大坝下,黄河两岸的陆地上遍布“鱼群”,数量、种类众多,规格大小不一,据说是受到了排沙的直接影响。

据附近村民介绍,最近几天水库下游的水量明显增加,现场水很大,鱼也很多,不少大鱼都被浑浊的河水呛晕,被冲到岸边浅滩。在恶劣的水沙环境下,黄河野鱼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几十斤重的鳙鱼也被轻松拿下。有些居民直接开船捕鱼,渔获多是鲤鱼、鲫鱼、鲶鱼等常见鱼种,一天下来能捞上百斤鱼。

调水调沙对黄河的鱼类有多大的影响?国内的研究人员对此进行过一系列的调查。

在黄河孟津、花园口、夹河滩、洛口、利津等监测站点,研究者发现:调水调沙之后,各监测站点的渔获量整体下降了32%~75%。常见鱼种由鲤鱼、鲶鱼等大型鱼变为了餐条、似鳊等小型鱼,小杂鱼的占比提高到43%左右。

无独有偶,朱国清等学者也曾考察过调水调沙对黄河中游鱼类的影响。

结果显示:调沙导致黄河中游鱼类的资源量平均损失了50%左右,从风陵渡到三门峡大坝,渔业资源锐减将近90%,生物多样性急剧降低。黄河中游主要的经济鱼类,如鲤鱼、鲫鱼、鲶鱼均受到影响,渔获占比由调沙前的87.75%下降到调沙后的81.79%。

受到影响最大的是在黄河的南营段和圣天湖的外滩,这两片区域是黄河生态的敏感核心区。根据调查,调水调沙后黄河南营段、圣天湖外滩的产卵场、索饵场、越冬场等“三场”功能基本丧失,水位下降7~8m,浅滩湿地变成陆地,生态资源遭受巨大损失。

圣天湖湿地

由此可见,调水调沙确实引发了黄河的“生态病”,生命周期更长的鱼类受到的影响更大。在黄河的生态敏感区,还需要加强资源调查和环境监测,有必要通过优化调度方式,尽量减少调沙对生态的不利影响。

黄河生态陷入困局,如何解决?

调水调沙引发的黄河“流鱼”现象,这一局面很难避免。总体而言,小浪底水库的调水调沙有其必要性,对黄河的泥沙治理起到了全局性的作用,背后的贡献值得肯定。

对于黄河生态的困境,我们可以从其他方面寻找解决方案,支流河湖的生态保护尤为关键。

实际调查发现,调水调沙影响最大的是黄河干流的生态环境,透明度、溶解氧、水温、营养盐均会发生巨变;但附属支流和湖泊的水环境却相对稳定,水质清澈,营养盐丰富,溶解氧含量高,为黄河干流的鱼类提供了重要的庇护所。

以伊洛河为例。伊洛河是黄河中游右岸的最大支流,是伊河和洛河的总称。这条支流水草资源丰富,鱼种繁多,曾分布有黄河鲤鱼、鳗鱼、黄河刀鱼、瓦氏雅罗鱼等多种名贵鱼类,拥有全国规模最大的黄河鲤鱼产卵场。

在调水调沙期间,伊洛河就成为了黄河鱼类的重要庇护所,主要庇护的鱼类包括:鲤、鲫、黄颡鱼、赤眼鳟、鲌类等等,这一作用也得到了生态调查组的肯定。此外,天然文岩渠、圣天湖、弘农涧、黄河口等水域也都是重要的庇护所,庇护对象涵盖了黄河最重要的鱼类资源,有利于土著鱼躲避调水调沙的冲击。

因此,可以在黄河中下游设立鱼类的庇护所,培植湿地水草,改善河湖沟通,提升生态质量,减少“流鱼”期间的生态损失。此外,增殖放流也是恢复资源的有效途径,因地制宜设立放流站还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总结

小浪底水库的调水调沙和黄河的“流鱼”现象具有相关性,但“生态困局”并非不可化解,重点在于对庇护所、栖息地的保护,同时辅以增殖放流,“流鱼”的损失就能得到有效弥补。

黄河的生态环境关系到子孙后代的福祉,欲兼顾治沙效率与生态保护,还需要专家学者不断地摸索、尝试。对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欢迎留言讨论。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会员所上传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