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因为恋情曝光而处在风口浪尖的张艺谋与巩俐,为了躲避八卦舆论的纷扰,而选择去往香港拍摄电影《秦俑》,这也是张艺谋唯一一次用演员身份和巩俐合作地电影。

戏中,两人痴恋三生三世,似是有意想要借着片中的情节向公众证明自己的恋情。

电影于1990年在大陆上映,内地片名叫做《古今大战秦俑情》。

作为一部穿越冒险电影,影片放在当时的内地电影市场,可说是一部非常时髦的作品。凄美的爱情、恢宏的场景、复杂的特技和演员们出色的表演,让当时的内地观众为之震撼。

这部合拍电影对于当年的西影厂,有着重要的意义。

时至今日,在西影厂大门前的广场上,还停放着一架小飞机和几尊秦俑雕像,《古今大战秦俑情》电影里,巩俐就乘坐着它,栽进秦始皇陵,开始一段穿越之旅。

就在《秦俑》上映三年之后,西影厂再度与香港团队合作了一部盗墓冒险电影。

影片的情节脑洞大开,集武侠动作、抗日神剧、盗墓冒险,间谍悬疑,甚至是奇幻穿越等多样元素与一身,可以说是内地影史最另类的盗墓冒险片!

本期「被遗忘的国产类型片」,让我们一起重温这部国产盗墓电影的奇葩之作!

《决战天门》

Combat at Heaven Gate

相比《秦俑》那样的超强阵容的大制作,本片则完全属于低成本小制作。

影片主演阵容中,名气最大的是八九十年代活跃于港台电影圈的女星胡慧中。

1978年,胡慧中被星探发现出演处女作《欢颜》,凭此片提名第16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并获得第25届亚太电影节最佳前途的女星奖,之后出演了很多文艺爱情片,与当时台湾省影坛的胡冠珍、胡茵梦并称“三胡”。

1985年,胡慧中将演艺事业的重心转去香港。当时的香港电影圈,最盛行的动作片和警匪片。于是胡慧中调整戏路,从一位文艺女神变成银幕打女。

她先是在洪金宝执导的两部动作喜剧片《福星高照》和《夏日福星》中扮演女警霸王花一角,成功打入香港娱乐圈,转型成武打明星 ,之后又凭借出演成龙监制的影片《霸王花》系列中精明干练,身手不凡的超级警花,而广受好评,成为当时香港影坛最知名的动作女影星。

对于内地观众来说,比较熟悉的作品是在《方世玉》中饰演的李小环和与濮存昕主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新传》中塑造的祝英台一角,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胡慧中还有一个亲姐姐,这个姐姐的孙女正是内地著名演员孙俪,所以胡慧中还是孙俪的姨奶奶。

在这部《决战天门》中,胡慧中挑大梁饰演了一位民国时期的女考古学家,同时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前世是三国时的神医华佗的女弟子,跨越千年只为寻找保护华佗遗留下的神奇医书。

相比之下,电影里参演的几位内地演员虽然知名度不高,但却都是武林高手。

饰演西协美知子的的张小燕是全国武术冠军,她最为观众所熟知的角色是在1983年由牟敦芾拍摄的《自古英雄出少年》里饰演“小媳妇”,和人小鬼大的“大丈夫”一样,成为那部影片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现实中,拍完这部《决战天门》之后不久,她就去了法国定居,之后连续12年担任法国国家武术队总教练,在世界武术锦标赛及欧洲武术锦标赛中为法国队赢得长拳、刀术、枪术、女子对练、男子对练等多项冠军荣誉,说是一代功夫大师不为过。

片中饰演另一位戏份颇重的女主角川多磨的演员王艾舜,同样是全国武术冠军出身,她凭借此片而成名,之后也曾出演一些电影,之后就基本淡出银幕。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电影《决战天门》中,她还演唱过主题曲《孤独的望》 ,迄今许多观众对这部电影念念不忘的一个原因据说就是因为这首歌。

男演员中,比较出名的就是来自香港的金牌配角龙方与老戏骨曾江。饰演男主角的王光辉也是内地著名演员,最为观众熟知的角色是后来在央视版《水浒传》中塑造的浪子燕青。

说回故事,电影始于三国时代。

此时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权力达到了顶峰,但却备受头疼病的折磨。

皇宫内,曹操哀嚎头痛,几十名宫女在两旁用丝带拽着他的头,进行拔河比赛。

与此同时,神医华佗奉命入宫治病。

然而曹操的敌对势力们都不愿意让华佗治好曹操,于是派出刺客一路暗杀伏击。

幸而曹操手下大将于禁一路护送,经过一连串的厮杀,终于护送华佗入宫。

华佗见到了头痛欲裂的曹操,当即和女弟子一起给曹操治疗。

只见华佗手持一根一尺多长的银针,直接扎进曹操的脑袋,随后又拔了出来。

银针被拔出之后,曹操的头疼病果然有所好转,直呼华佗名不虚传。

华佗却表示,此法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并向曹操道出了他头疼病的原因:

你的头颅里有两只蟑螂在打架。

所以要想彻底根治,必须做开颅手术,取出脑袋里的两只蟑螂。

如此骨骼清奇的剧情,即使让于正来写,恐怕也自叹不如。

华佗冒大不韪,道出曹操的病情,却被性格多疑曹操误认为,总有刁民想害朕。

曹操立刻奸笑起来:

天下想要我曹操脑袋的人何其多也,没想到,连你也不例外。

于是,喜怒无常的曹操下令,将华佗和身边的女弟子一起下狱待斩。

目睹整个过程的于禁深感愧疚,觉得是自己害了华佗,流下了悔恨不忍的眼泪。

狱中,华佗深感自己时日无多,遂将自己生平所著的医书留给了一名狱卒。

却不想,狱卒妻子认为这些医书只会招来祸患,于是私自将其焚毁。

于禁随后来到狱卒家里,想要拿回华佗医书,替华佗流传下他的医术。

结果还是来迟一步,大部分医书都被焚毁,只留下一本半的青囊经。

转眼来到民国时期,时间是1932年。

年轻的女考古学家方志珍(胡慧中 饰),与父亲方教授同在东吴大学任教。

志珍怀着强烈的爱国心决心,想要把失落民间的华佗医书寻找回来。

他们的同伴中还有一名中日混血的日本考古学家川多磨(王艾舜 饰)。

按照传说,华佗医书被藏在天门,而要找到天门,就必须先找到龙珠。

经过多年的寻找,志珍一行人终于发现了龙珠的线索,来到中国边陲的一座古塔中。

三人不仅是学者,而且都是功夫高手,轻而易举地利用绳索攀上塔顶。

虽然塔内有机关飞箭,但三人经验丰富,靠着方教授的指挥,轻而易举得取走龙珠。

方教授不禁得意地说,这趟任务实在太容易了。

然而flag不能立太早。

话音未落,古塔内机关启动,眼看就要塌陷。

三人来不及多想,立刻跳下高塔,总算是死里逃生。

回家之后,方志珍从龙珠中看到一首藏头诗。

诗的内容连成一句话就是:

于禁将军痛惜华佗!

方教授立刻想到,这首诗恰和好友陈教授家中的一副古画上的题诗一模一样。

她们立即赶到陈教授(曾江饰演)家,在画里找到了“开启天门之匙”的字样。

没想到,方志珍的研究更有成果,就被大反派干戈(马继 饰)给盯上了。

他是一伙盗墓团伙文物贩子,受雇于德国文物贩子,一直想要夺取华佗医书。

干戈也来到了陈教授的家,但画中字迹却已被志珍等人抹去。

恼羞成怒的干戈,想要掳走陈教授,用来威逼方教授等人就范。

之后,方教授等人也被干戈手下困住,被迫关在学校里,每天活在监视当中。

然而此时全国抗日情绪高涨,学生们早就不满日本人对学校的控制。

于是,靠着学生们的掩护,方教授和志珍顺利脱身,逃往火车站。

这段情节,明显是致敬了前南斯拉夫的经典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另一边,就在川多磨完成学业将要回国的前夕,却却收到日本特务组织的指令,要她留下秘密夺取华佗医书,这让一直深受中国文化熏陶的川多磨感到很为难。

而日本特务组织也对她并不放心,于是派出武功高强的女杀手西协美知子(张小燕 饰)和一直暗恋她的间谍高城丈二(龙方 饰)协助行动。

虽然美其名曰帮助,实则是对她不放心,想要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也正因此,造成方志珍对她产生了戒备。

在火车站,志珍与川多磨相遇,川多磨直言相告,志珍更坚定了保护国宝的决心。

此时的志珍蓦然想起昔日的初恋老同学蓝天曾说过家有宝物,是两把“开启天门之匙”。

于是,决定乘坐火车赶往蓝天所生活的小镇。

与此同时,干戈主动利诱西协美知子,提出联手寻找华佗医书。

川多磨和西协美知子抢先赶到小镇,意外发现蓝天的儿子,脖子上戴着两把钥匙。

却没想到,干戈的爪牙一直尾随两人,并突然杀出将钥匙抢走。

双方在争斗中,钥匙掉进了火炉当中。

一名干戈的爪牙摔倒在火炉边,恰好被烫热的钥匙在他前额烙下印记。

随后,蓝天向志珍讲述了自己知道的钥匙的来历,来自于附近山里的一个村落。

相传这个村子里的人自秦朝就已经定居在此,世代沿袭着秦汉时期的生活方式,

但奇怪的是,当地村民在很多生活习惯上与日本民族一样。

以至于有很多日本学者前来考察这个村落,想要确认这里的村民是否是日本人的祖先。

众人随即找到了村子的村长,通过村长的讲解,得知了天门的传说,并从钥匙的形状分析出天门可能位于中原的雀屏山,至于具体的位置,则需要两把钥匙合在一起才能确定。

然而钥匙如今落在干戈手里,对方人多势众,想要拿到钥匙根本不可能。

此时,志珍猛然想起那名被钥匙烫伤额头的喽啰,于是故意设局。

在川多磨的配合下,利用色诱将喽啰骗来,用石膏取下钥匙模型。

喽啰的失踪让干戈对川多磨产生了怀疑,毕竟她过去一直和方志珍等人走得很近。

再加上川多磨私自放走了昔日老同学老天,更加引起干戈不满,想要除掉这个奸细。

危急时刻,一直暗恋她的高城站了出来,护送川多磨离开,结果却惨死在干戈手里。

川多磨为了报仇,决定先除掉干戈手底下的杀手。

暗杀的方法十分巧妙:

只需要在杀手头顶,悬上一根丝线,将毒液沿着丝线滑下去。

当毒液滑到杀手头顶上方,只需手指轻轻一弹,毒液就掉进了杀手的碗里,一命呜呼。

之后,逃出来的蓝天与方志珍等人汇合,拿着配制的钥匙来到雀屏山山麓。

利用日光的投影,方教授终于在对面的崖壁上,确定了华佗墓的入口。

当干戈等人还在满山到处乱挖的时候,方教授等人已经顺着绳索进入华佗墓。

川多磨随后也赶到华佗墓,在山洞尽头,众人见到了三国大将于禁。

让人震惊的是,在这里守了一千多年的于禁居然还活着!

他告诉志珍等人:

自己守在这里,就是要将华佗医书传给有缘人。

此时的志珍才猛然想起——

自己竟然就是华佗当年的女弟子的转世,找到医书是自己的使命。

于禁作为推动剧情的NPC,说完之后就带着手底下的军士羽化飞升。

众人见到了华佗当年藏书的箱子,可是面对满墙的箱子,却不知作何选择。

而且这些箱子都关联着山洞的机关中枢,动一动就会山崩地裂。

正当志珍迟疑不知道该选哪个箱子时,川多磨赶到,告诉志珍:

一定要选带有药香味的箱子。

志珍终于找到药箱,随即奋力抽出,抛给川多磨,要她迅速离洞。

山洞崩裂,众人拼命逃出,而志珍被乱石砸死。

川多磨刚带着药箱逃出山洞,干戈就已经率人已在山下摆阵守候。

最终,药箱被干戈夺走,西协也命丧干戈之手。

为了夺回华佗医书,川多磨和方教授等人来到了火车站,想要抢回药箱。

护宝激战中,方教授不幸牺牲,干戈因为错过火车,而被川多磨追上。

本片至此,终于迎来了终极决战。

当我以为川多磨将和反派展开最后较量之时,万万没想到,导演玩了一把黑色幽默!

干戈面对追来的川多磨丝毫没当回事,以为凭借自己的武功,杀她是轻而易举。

却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

川多磨直接掏出了一把手枪,当场将干戈射杀。

故事最后,川多磨秉承好友方志珍的遗愿,将药箱送还给了陈教授。

然而当药箱打开之后,才发现,华佗医书早已化为灰烬……

这部电影拍摄于1993年,曾经多次在电影频道播出,是不少观众的童年经典回忆。

影片的导演余积廉,也是此片的编剧和出品人。他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入行电影圈,最初以摄影师身份成名,拍摄过唯一知名的作品就是胡慧中的成名作《欢颜》,于1987年成立唯益影业公司,担任独立制片人,先后执导了《决战天门》、《少林达摩》等电影,可惜大多粗制滥造,品味素质低下而反响不佳,最终于1995年隐居大陆,退隐江湖。

影片明显是跟风当时的《秦俑》,故事融合了盗墓探险和武侠动作、奇幻穿越等元素,而且套用了抗日神剧框架,将夺宝护宝的的冒险情节上升“民族大义的高度,编导显然是想要打造一部土洋结合的主旋律冒险动作片,动作设计也还算是有一定亮点。

但可惜的受限于制作成本,影片在各方面都比较粗糙。

剧本情节混乱,人物角色动机不明,情节非常跳跃,而且剪辑生硬,各种穿帮镜头比比皆是,很多镜头和场景都感觉是随便选了个废弃厂房拍的,各种不符合时代感的细节经常乱入。

如果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部影片显然是一部制作廉价的雷片。

不过,在那个内地电影普遍缺少娱乐片的年代里,该片却成为了很多人难忘的银幕记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会员所上传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